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厨艺如何,经过屡次失败,我依旧没有放弃料理。我相信只要不断尝试,总能找到适合我的烹饪方式。煎炒烹炸,煮炖蒸灼,留给我可以发挥的烹饪方式不多了。继西餐、甜品、炒菜都失败了以后,我开始了全新的尝试:煲汤。

我是一个非常注重饮食卫生的人,不是说我吃的食物都是有机食物或者是营养搭配符合膳食指南。而是我做饭非常在意食物下锅以前是否经过彻底的清洁,器具是否干净,我有自己的一套标准。小时候大人让我淘米煮粥,告诉我要把米淘洗干净,于是我一连淘了十几次,煮出来的粥像是加了水的米饭,米粒颗颗分明。别人看到我家的粥,感慨好像回到了五几年家家吃不起饭的时候,稀的像喝白开水。

这次煲汤,起因是我在菜市场多看了卖猴头菇的摊位一眼,我妈不由分说冲上去买了三个。在我的认知里这种干菌都是很贵的,以为这三个就得六七十,一称六块七,我大受震撼。

家里没做过猴头菇,我对这东西还是挺新奇的,到家就开始研究怎么吃。网上说煲汤比较好,但是猴头菇处理不好容易有苦味,需要提前淘洗,遂如临大敌。之前炒蒜蓉酱,也是在网上听人说如果蒜蓉不仔细冲洗,炒完会发苦,于是我把蒜蓉在水龙头底下翻来覆去过了三十几遍筛,在碗里洗一遍,拿筛子滤一遍,不在筛子里洗是怕蒜蓉和水接触不充分,在碗里可以增大接触面积和接触时间,确保每一粒蒜蓉都沾到水。

我先用温水清洗了二十遍猴头菇,换冷水泡一晚。十二点的时候不太放心,起来换了一次水,又把冰箱里边擦了一遍,盘点了一下里面的存货和煲汤用的材料,防止我做饭用的原材料不干净。第二天起来拿热水烫了一遍猴头菇,用剪刀去根后又洗了五六遍,终于放心回去睡觉。醒来后惊觉猴头菇不见了,遍寻不得,以为家里进了专偷猴头菇的贼。把两只猫关在屋里审讯,没有一只承认是自己干的。

问了一圈原来是我妈把猴头菇拿去煮面条给我弟吃了,愤恨伤心不已。一怒之下怒了一下,当晚重复以上步骤又泡了一颗猴头菇。

次日全家出发去麦德龙采买。怒花¥37.23买了1.04kg小排,¥17.49买了100g枸杞以及¥2.99买了100g虫草花回来配我¥6.7买的猴头菇煲汤。我对菌菇好像一直都有滤镜,觉得这玩意很贵吃不起,犹豫再三胆战心惊地买了100g虫草花,以为得七八十,结账一看¥2.99,大受震撼。

回到家休息一阵子,准备去煲汤。到厨房一看桌上放着两碗面条,我的猴头菇又没了。

呜呼哀哉!痛定思痛,痛何如哉!痛何如哉!

消沉了一天后,我泡发了最后一朵猴头菇。

这一次我特意趁着家里没人在厨房闷声发大财。煲汤的砂锅拿出来盛上水,放火上加热,忽然想起来小排焯水要冷水下锅,幸亏小排还没下锅,赶紧把加热了一分钟的水倒掉换上冷水,我做饭向来严谨。

我从一公斤小排里挑了八块放进锅里,切了半截葱,三片姜,还有差不多五毫升料酒。剩下的姜不知道怎么办,拿保鲜膜包了一下放在一边等着我妈用,没包葱是因为葱本来就是在空气里裸放的,不覆膜问题应该不大。

按照菜谱上说的,葱姜料酒小排冷水下锅,小火逼出血沫,将小排捞出后冷水冲洗再重新和其他材料一起煲汤。我冲洗小排的时候总觉得冲不干净,于是洗了十几遍,感觉应该差不多了。忽然想起来一起煲汤的虫草花、玉米、枸杞和红枣还没洗,又过去洗了七八遍。下锅的时候发现玉米上沾了根猫毛,不过问题不大,猫是很干净的,每天自己舔毛舔几十遍,毛很干净。它也会吃毛,我每天抱着猫吸也会吃不少猫毛,吃猫毛脸上会浮现出幸福的微笑,这是料理好吃的诀窍。

没想到玉米那么硬切不断,大力出奇迹结果砍歪了,可怜的玉米变成了路易十六

菜谱说煲半小时后撒一勺盐再炖十五分钟就可以出锅了。我不太清楚一勺具体是多少,而且感觉这一锅汤也不少,就少量多次加了六勺盐。

我不太清楚咸淡,出锅前自己尝了尝,不是很确定到底怎样才算适中,但我不敢再加盐了,也不是很确定这个汤是不是就该是这个味道,就盛了一大碗给我弟尝尝。

弟弟长大了,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比花解语心地善良的小孩了,这次他没有昧着良心夸赞我的厨艺,喊他吃饭也爱搭不理,但好在也没有批评我,默默把碗里的肉吃光了,留下了我最用心处理的猴头菇,颇具讽刺意味的结局也昭示了这次料理最终还是以悲剧收场。

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我刚把排骨下锅焯水,厨房里的燃气炉漏水了,而在我关火的那一刹那,卧室里的灯泡炸了。种种巧合与今日大寒的节气仿佛都在警示我:你别做饭了。

但是不行,我还是得做,只要害死的人够多,总能积累出成功的经验。